大发app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app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9-21 17:50:52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宝山矿区生态修复之难、成本之高,是我国矿山生态修复的一个缩影。如何探索实践有效的矿山生态修复之路,仍值得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▲正在进行生态修复的广东省韶关市大宝山(8月4日摄)。照片均为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邓华摄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乘坐越野车,越过山脊,挺进翁源县铁龙镇新山片区深处,却是另一番景象。山脚下,约两个足球场大的“湖泊”旁,几条船正在清淤,一旁平整的土地上堆放着黄色的渣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何建立环保投入机制是难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,新山片区一期25公顷治理修复项目已完工,植被长势良好——乔木、灌木、草木、蕨类等30多种植物品种稳定存活,覆盖面积达到95%以上。二三四期共64公顷土地,也于今年3月份动工,预计2021年底前完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涛和同事前往外地矿山考察,但无经验可循。最多的时候,17家公司在大宝山进行矿山修复试验。“看各家本事,哪家技术强,种的树苗能存活,能固水土,就选哪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与大宝山矿一尺之隔的新山片区,情况更加严重,民间非法滥采遗留下的尾矿渣,以及选矿废水经横石水河汇入北江,给下游清远、佛山、广州等地数千万人的饮水安全带来隐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陈涛说,为了解决雨水流进李屋拦泥库,增加库内汇水面积的难题,大宝山矿业有限公司又投资6000万元,建设完成清污分流工程,每年减少约800万立方米清洁地表水汇入库内,从而减轻下游污水处理厂运行负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宝山矿位于广东省韶关南部深山,远看与南岭山脉诸峰并无二致,山脉延绵、森林繁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被告人刘某良犯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。